~~李察‧華格納歌劇《女武神》Dresden  A. Lamm “ Die Walküre ”盤~~

Mark -  Ambrosius Lamm Studio ( in business 1881-1949 in Dresden, Germany. )

Title - Die Walküre

Size - 22 cm

 

布倫希爾德 ( Brunnhilde ) / 女武神之首

由左至右:
齊格林德( Sieglinde ) / 沃坦的孿生子女,齊格蒙德的孿生妹妹
沃坦( Wotan ) / 諸神之王
齊格蒙德 ( Siegmund ) / 沃坦的孿生子女,齊格蒙德的孿生哥哥

 

《尼伯龍根的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本意為尼伯龍人的指環,是一個由四部歌劇組成的系列,由華格納作曲及編劇,整個於1848年開始創作,至1874年完成,歷時共26年。創作靈感來自北歐神話內的故事及人物,特別是冰島家族傳說 (Icelanders' sagas,冰島歷史英雄故事散文)。

《尼伯龍根的指環》由四部歌劇組成,亦被華格納稱為「舞台節慶典三日劇及前夕」,包括: 

●前夕 :《萊茵的黃金》 (Das Rheingold)
●第一日:《女武神》 (Die Walküre)
●第二日:《齊格菲》 (Siegfried)
●前三日:《諸神的黃昏》 (Götterdämmerung)

●作品背景:中世紀時基督教在整個歐洲盛行,過去在地方上流傳的一些北歐神話被視作邪教清理,現在殘存的較為著名的有英格蘭的貝奧武甫,冰島的埃達和德國的尼伯龍根之歌等,華格納的《指環》就出於這部中世紀德國的民間敘事詩《尼伯龍根之歌》。北歐神話與其他的古代神話之間有著顯著的差異,北歐神話中神的身上有著人性的一面,他們不是全能的、所向無敵的,而是有一定的限制,其本身也要面臨滅亡的命運。《諸神的黃昏》中就體現了這一萬物同歸於盡、轉換新生的思想。當時,華格納將這部敘事詩整理後打算寫成歌劇腳本,卻招來很多反對,多數人認為這樣龐大的腳本無法配成音樂。但華格納成功了,他以二百多個主導動機貫穿全劇,採用明暗兩條線來推進劇情的發展。

●此盤所繪為第二部《女武神》三幕劇

作曲、編劇:理查‧華格納(1813-1883)

根據北歐神話改編而成,全劇約229分鐘

完成日期 : 一八五六年三月二十三日

首演 : 一八七零年六月二十六日

(一八七六年八月十四日,首次在「拜魯特慶典劇院」以聯篇樂劇方式演出)

 

故事背景:有人類以前的時代

●< 劇情簡介 >

摘錄自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A5%B3%E6%AD%A6%E7%A5%9E_(%E6%AD%8C%E5%8A%87)&variant=zh-tw

第1幕

森林深處,洪丁的家。房子造得十分粗陋,周圍是一片槐樹。牆壁是幾塊簡單的木板,上面掛了一張手工編織的壁毯。房間當中是一個大火爐,外面雷聲陣陣,微弱的火光包裹著陰冷的房間。這時大門被推開,齊格蒙德站在門口,臉上露出疲憊的神色,似乎正在逃亡。他察看了這無人的房間,步履蹣跚,最後到火爐旁的一張熊皮上躺下。聽到響聲的齊格林德(洪丁的妻子,齊格蒙德的孿生妹妹)從裡屋走出來迎接丈夫,心中懷著恐懼,因為自己是被搶來被迫與他成婚的,而不是出於愛情。看到一個陌生人在房間里躲避風雨,樣子可憐,便同情起來,並俯身去照看他。齊格林德扶著齊格蒙德的頭餵他喝水,兩個人都不知到對方就是自己多年前失散的親人,但血緣的聯繫是微妙的,齊格林德不自覺的溫柔,而齊格蒙德感到無比幸福。他們相互凝視,一種異樣的熟悉感抓住了他們。齊格林德清理了傷口,並詢問陌生男子是如何受傷的,稍微恢復過來的齊格蒙德回答說傷勢並不重,他因劍被毀而逃離戰鬥,在暴風雨中無盡的奔跑消耗盡了他的體力,本來他已經絕望,可現在,善良的女主人重新點燃了他的希望。齊格林德遞一杯酒給齊格蒙德,他喝完後說自己即刻要走,因為害怕將災難帶給她。見齊格蒙德要走,挽留的話脫口而出,齊格林德表示在這屋子裡從來就只有憂愁,說完她又覺得害羞,便低著頭,齊格蒙德便留下,默默注視她。
聽見洪丁牽著馬走進了馬廝的聲音使齊格林德渾身瑟縮,她起身迎接丈夫。洪丁手持長矛走進來,面孔凶惡,一邊呼妻子準備晚餐一邊打量陌生人,兩個人的面貌異常相似使他疑心,便詢問齊格蒙德的來歷。齊格蒙德憂傷的說起了往事,但是出於謹慎而沒有說自己的名字,只是講自己從小生長在森林中,于父親靠打獵為生,但一次家中受到襲擊,敵人殺了母親,並拐走了孿生妹妹,從此便只得他與父親相依為命。後來在一次戰鬥中,他與父親也分散了,為了尋找父親就過著流浪的生活,預示其父為眾神之王沃坦,但是齊格蒙德並不知道,之前的戰鬥都是沃坦故意安排的,以此來鍛煉齊格蒙德)。齊格蒙德繼續說,前幾天他遇到一個少女,她的兄弟們逼迫她與她不愛的人結婚,她懇求齊格蒙德幫助,他無意間殺死了她的弟兄們,結果被人追殺,爭鬥中他的劍與盾都折毀了,便只好逃走,幸而善良的齊格林德收留他。聽到這裡,洪丁表示被齊格蒙德所殺的正是他的族人,今天晚上允許齊格蒙德保住性命,但明天要準備好決鬥。齊格林德臉色蒼白,偷偷在丈夫的酒中倒入迷藥,並暗示齊格蒙德窗外槐樹的方向,那棵樹上插著一把劍。

夜已降臨,火爐中的木塊坍陷了下去,火星跳躍,然後完全熄滅,房間變得沉默。獨自坐在陰影中的齊格蒙德正在焦慮,他沒有武器,而一場戰鬥正在等著他,命運竟把他帶到了仇人的家裡。這時他想起父親曾經許諾在危難時給他劍,他呼喚父親的名字,呼喚寶劍。月光漸漸明亮,在屋子裡灑了一層幽幽的銀白色,齊格林德走進來,洪丁吃了安眠藥睡得很熟。齊格林德指著門外老槐樹上的寶劍說,自己被迫與洪丁成婚的那夜,有一個奇怪的老人出現,他將一把寶劍插入樹中,只留出了劍柄,並宣稱如若拔出劍便歸他,此後無數勇士去試卻都未果,現在她相信齊格蒙德能夠做到。齊格林德表示她希望齊格蒙德能為她復仇,齊格蒙德將她抱在懷中。這時門被風吹開,夜色十分柔美,齊格蒙德對著星空唱起了"冬日寒風已逝",齊格林德回應"你就是我的春天",他們的面前出現了福瑞雅的幻影(德國神話中的司愛與青春的女神)。齊格林德仔細辨認齊格蒙德的面孔,他們多麼相似啊,從容貌的聲音,她再一次問起齊格蒙德的身份。齊格蒙德說出父親的名字,齊格林德認出了他,喊出他的名字。齊格蒙德走到槐樹前,握住劍柄,竟很容易的就拔了出來,他將這劍取名為"諾頓克"(Nothung,德語為生於危難中的意思)。齊格蒙德熱情的緊緊擁抱住齊格林德,他們的命運註定要聯繫在一起,從此便共生或亡。

第2幕

荒涼的岩石山。披掛盔甲的沃坦身邊是同樣穿著戰衣的布侖希爾德,沃坦命令布侖希爾德要幫助齊格蒙德戰勝洪丁。

女武神是智慧女神埃爾達為眾神之王沃坦所生的九個女兒,最得沃坦寵愛的布侖希爾德是她們的首領。女武神們騎著生有翅膀的駿馬在天空中飛馳,將在戰場上死去的英雄抬到盾牌上用飛馬帶回瓦哈拉天宮,那裡是戰士的天堂。布侖希爾德興奮得接受了父親的命令。沃坦的妻子弗里卡出現,她是婚姻女神,聽到洪丁的祈禱,她來找沃坦理論,要求他交出私通的齊格蒙德兄妹倆。沃坦一開始振振有詞,說他們之間的愛情是春天的禮物,應該寄予同情。弗里卡十分憤怒,沃坦解釋自己生下維爾塞族的目的,神界流行著貪婪權力的通病,所以他希望人間的英雄去將萊茵的黃金歸於原主,以此消除那可怕的詛咒。但弗里卡不相信他,難道人比神更強大?而且如果放任他們這種背叛愛情的行為,不是令她這個婚姻女神被人恥笑嗎。無奈的沃坦被迫答應收回送給齊格蒙德的劍,並且發誓不再保護齊格蒙德與齊格林德,但心中充滿了陰影。沃坦看到自己的後代即將面臨的毀滅感到絕望,他是眾神之王,也是悲愁的主人。布侖希爾德拋開手中的武器,伏在父親的膝邊,眼中流露出關心的神色。沃坦拍拍她的手,說起了往事。原本他寄希望于女武神,希望她們召來的戰士能夠保衛瓦哈拉,但預言家預言尼伯龍根的阿爾貝里希已經娶妻,並生有一子,一旦那個孩子從巨人那裡拿回了指環,眾神必將衰敗,只有一個不借助神力憑自己的意志戰鬥的英雄才能不受詛咒的束縛拿回指環。為此沃坦喬裝成維爾塞,與一凡間女子結婚,生了孿生兄妹齊格蒙德與齊格林德兩人,並磨煉他們,希望他們能夠解救神界。現在唯有他的劍能夠救齊格蒙德,卻被弗里卡阻止,看來命運將背離眾神。想到這裡,沃坦懷著怨恨命令布侖希爾德為弗里卡而戰,使洪丁得勝。布侖希爾德為齊格蒙德感到悲哀,她慢慢彎下腰拾起武器,騎上飛馬。

山谷中齊格蒙德與齊格林德正在逃亡,後面不斷傳來追趕的號聲,齊格林德已經精疲力竭,齊格蒙德扶她坐在一棵樹下休息,恐懼幾乎毀了這可憐人的神智,她哭喊著自己是個不潔的女人,齊格蒙德緊緊的抱住她,發誓要將手中的劍刺進洪丁的身體。齊格蒙德深情的安慰懷中的妹妹,說不再跑了,他要在這裡等待洪丁,並且表示他相信父親寶劍。齊格林德一時求哥哥不要管她,獨自脫身,一時又顫抖著牢牢抓住齊格蒙德,說不要拋下她。終於,齊格林德在極度的不安中崩潰昏過去,齊格蒙德溫柔的抱著她,仔細的照看她。四周十分安靜,但是齊格蒙德的心中卻很混亂。這時布侖希爾德出現,她誠懇的注視著齊格蒙德,並向齊格蒙德解釋了他們父親沃坦的事情,說他將隨她回天上去見沃坦,但是齊格林德卻必須在人間過完她的生活。齊格蒙德拒絕了,布倫西爾德警告他死亡的結局,但齊格蒙德不相信,於是布侖希爾德將沃坦對弗里卡的承諾告訴他,說劍註定要折斷,並表示自己會保護齊格林德。齊格蒙德指著齊格林德說她已是自己的妻子,如果不能在一起,不如死亡,說著要拔劍刺殺齊格林德。布侖希爾德感動了,她阻止了齊格蒙德,並宣布要不顧一切的違抗父親的旨意來保護他們的生命,令齊格蒙德贏得勝利。

齊格蒙德最後吻了一吻齊格林德,堅毅的拔出劍想山頂走去準備迎戰,不久消失在迷霧中。齊格林德醒過來,她看不見齊格蒙德,但聽到他與洪丁打鬥的聲音,便艱難的尋著聲音前去。洪丁倒地,齊格蒙德正要揮劍,空中一片紅光,沃坦出現,他用長槍碰觸齊格蒙德的劍,劍斷成兩半,洪丁乘機將劍刺入齊格蒙德的胸膛。一旁的齊格林德尖叫著昏倒,布侖希爾德立刻用盾保護她,將她抱上飛馬逃離。憤怒的沃坦隨即殺死了洪丁,並去追趕布侖希爾德。

第3幕

岩石山頂,女武神的磐石。天空中,八位女武神騎著飛馬馳騁,她們要在這集合,布侖希爾德來了。看到她,眾人歡呼起來,但是他們驚訝的發現布侖希爾德的馬上卻帶著一個人間女子,而不是死去的英雄。布侖希爾德倉皇急促地告訴她們所發生的事情,並說沃坦正在追她。她的姐妹們同情她,也懼怕沃坦。象徵沃坦的暴風雨已經到來,布侖希爾德趕緊叫齊格林德躲藏起來,悲傷的齊格林德卻要她別管自己,表示在這個沒有齊格蒙德的世界寧願一死。布侖希爾德勸她活下去,為了她腹中齊格蒙德的孩子,並要她向東去,那是變成了大蛇的法弗納看守萊茵的寶藏的地方,沃坦無法靠近那裡,最後將齊格蒙德的斷劍交給她,要她鍛造成新劍傳給孩子。齊格林德祝福布侖希爾德,保證會好好養育孩子。

齊格林德走後,女武神們將布侖希爾德藏起來。沃坦到來,他不理睬眾人的求情,甚至凶暴的咒罵她們,把她們趕走。這時,布侖希爾德勇敢的走到父親面前,她願意接受懲罰,沃坦宣布取消她女武神的資格,驅逐她到人間,並且昏睡在這岩石山頂,任由第一個發現她的男子擺布。布侖希爾德傷心的倒在地上,她開始對沃旦解釋自己的行為。布侖希爾德說自己因為受到了感動而幫助齊格蒙德與齊格林德,並且也考慮了父親的意願,難道他不是想救齊格蒙德的嗎?最後布侖希爾德告訴沃坦說齊格林德已懷有齊格蒙德的孩子,那就是他所期待的英雄。沃坦已經息怒,不願使他為難,布侖希爾德請求沃坦在她睡去的地方的周圍燃起只有不會恐懼的人才能夠跨過的烈火,讓英雄來喚醒她。沃坦答應,他溫柔的親吻布侖希爾德,沉痛的與她告別,他輕輕將沉睡過去的女兒放在地上,用盾把她蓋起,然後喚來火神洛戈,立刻,布侖希爾德被火焰包圍。

記述作品的情節在此處結束。
 

 

 

 

 

創作者介紹

樂在瓷中

lea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